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一年连遭三次做空,安踏再“蹚浑水”:净利润率达18%引质疑

作者:郑婷婷 张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7-9 22:56:50

摘要:7月9日,针对浑水公司的秘密控制经销商质疑,安踏(02020.HK)发布澄清公告,否认浑水公司的指控,并认为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一年连遭三次做空,安踏再“蹚浑水”:净利润率达18%引质疑

见习记者 郑婷婷 华夏时报(www.yeqhoo.com)记者 张杰 北京报道

连遭沽空的安踏再次“蹚浑水”。

7月9日,针对浑水公司的秘密控制经销商质疑,安踏(02020.HK)发布澄清公告,否认浑水公司的指控,并认为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紧接着浑水公司发布第二份沽空报告称,2008年安踏公司董事主席丁世忠及其同伙将安踏子公司的国际品牌零售业务,借助代理人进行“贱卖”。目前,安踏尚未对上述指控发布具体澄清公告。

值得关注的是,这已经是安踏在过去一年中遭遇的第三次做空事件。在澄清报告中,安踏称公司董事会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将保留对浑水及/或对相关指控负责的人士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是否“贱卖资产”?

实际上,这是安踏在近一年时间内遭遇的第三次沽空事件。早在2018年6月12日,安踏遭遇沽空机构GMT做空;今年5月30日,做空机构Blue Orca又将目光对准了安踏。时隔仅一个月,安踏又被浑水盯上。

此次,安踏在公告中指出,沽空机构利益一般而言与股东的利益可能并不一致,而且相关指控可能旨在蓄意打击对公司及其管理层的信心并损害公司的声誉。因此,股东应审慎对待相关指控。

浑水公司在最新的做空报告中声称,2007年,安踏利用IPO的收益扶持子公司上海锋线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下称“锋线”)。一年后,安踏利用空壳公司收购锋线公司及其资产,其中包括安踏重要的国际品牌零售业务,并将其交给安踏的代理网络手中。

安踏公告显示,2006年公司开展国际品牌零售业务后,上海锋线及其附属公司就该业务录得净亏损约人民币52.9万元。据了解,2007年,安踏品牌业务收入约29.88亿元,经营利润4.95亿元。其中,上海锋线及其附属公司收入约1.94亿元,净亏损约550万元。

2008年5月,安踏宣布以1.874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处置上海锋线后,其中的1.814亿元人民币(占99.5%)用于支付上海锋线所欠的应收款项。浑水公司认为,在出售资产之际,安踏声称已经对上海锋线投资了8120万港元。而买方江苏和盛投资担保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和盛”)是一个被利用的壳公司。锋线公司的处置价格显著低于其内在价值。

根据浑水的说法,收购锋线后不久,和盛于2008年5月任命吴则清为上海锋线的法定代表人,其领英(LinkedIn)简介显示,吴则清当时是上海安驰的雇员。安驰是安踏的分销商之一,在安踏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为关联方。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10月和盛注销了公司。

对于出售锋线公司的原因,安踏曾在出售公告中提到,董事认为本集团日后专注运动服饰品牌管理的业务,并出售上海锋线及其附属公司管理的分销国际品牌运动产品零售业务,实属对本公司有利之举。

目前安踏尚未对第二份做空报告做详细说明。安踏在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邮件中表示,有关安踏出售上海锋线一事,详情参阅公司相关出售公告。

回应与经销商关系

在7月8日浑水发布的第一篇沽空报告中质疑,安踏之所以能实现行业领先的营业利润率,主要是因为安踏利用许多秘密控制的一级分销商,欺骗性地提高了利润率。安踏与其下分销商关系密切,私下操纵27间分销商,当中至少25间为一线分销商,合共占安踏约70%零售额。浑水认为安踏控制这些子公司以操纵其报告的财务状况。

安踏在7月9日早间,发布了针对做空报告的澄清公告,指出安踏体育并未利用经销商提高利润,集团与经销商的之间并无相互控制的关系。安踏称,有时候部分分销商为了推广业务的便利,会自称其为安踏集团的子公司或分公司,仅表明为安踏品牌一份子的事实。安踏为支持分销商,允许这些分销商使用品牌名称“安踏”、安踏品牌标志等。

根据安踏财报,2018年集团收益达到人民币241亿元,同比增长44.4%;毛利为126.873亿元,增长54%;经营溢利56.998亿元。2016年到2018年,安踏体育的净利率分别为18.31%、18.92%以及17.55%。比较来看,李宁近三年净利率分别为8.01%、5.79%以及6.79%,与安踏相去甚远。

此外,记者查阅财报发现,安踏的管理费用占总收入5.06%。相比之下,361度以及李宁的占比分别为9.75%和6.45%。而管理费用中主要列明的是为组织和管理生产经营活动而发生的各种费用,与经销商的联系并不大。

“安踏和一级经销商的关系牵涉到授权问题。经销商有开店权利,也有做二级市场经销的权利。它是一个品牌管控问题,不能按常规加盟店、连锁店理解。经销跟加盟、直营并不冲突,很多经销商不仅经营传统的店面,也包括大宗采购。很多奢侈品牌和大品牌的海外市场就需要通过经销商去做。对于品牌来说,很多机场店和国际渠道的市场份额比例还是很大的,这是很关键的一个布局和销售模式。”奢侈品中国联盟荣誉顾问张培英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